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edy T Photoblog

Little things of my worl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本周心情指数-低迷  

2007-02-01 00:20:15|  分类: 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几点零碎的想法。


本周收到非常不开心的消息,不断的否定,找不回以前的自信。生活看起来很难过。连上班的车都要改道,每坐车上班都不像以前那般顺利。周一回家坐车要走到林和西了,结果到了那里听到一段非常忧伤的二胡。原来是一个卖艺老头,他和其他那些随便拉二胡的乞艺人不同,听上去是非常用心的拉着曲子,而且在每一首曲子前都要调音,那份认真,让人相信他是真的爱音乐,并且希望用此来挣钱养家。仔细一听,他拉的是二泉映月,悲伤的音乐衬着我低落的心情,那样昏暗的今晚,带来丝丝的凉意。我拿出钱包找了张五元,然后走过去。而在旁边的一个男子此时也正准备给钱他。当我投钱进去的时候,老人家小小声地说了声谢谢。

他拉完一首曲子后,坐着歇了会,点起了一根烟,连抽烟的姿态都分外认真,也许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卖艺人。他正襟危坐,虽然只是一张非常矮坐起来非常不舒服的登子,他仍是坐得令你相信他的真诚。也许人的言行,就是在平时生活里显示。我最近的不顺也一定是因为自己不注意营造的后果吧?我努力了,却不讲究方式,因此得到的结果仍是否定。那么,我是否更应该注意方式呢?射手也许注定比别人多吃些苦头才能得到成长,那么我现在吃的这些,也应该是为以后做借鉴,而不只是埋怨苦恼。或许我的个性是无法改掉的,朋友说处事方法太过温和不懂得去争取,但是就应该找到出口去解决这些苦恼。我的出路,也许从那个拉二胡的老人身上想到了些什么……


今天坐车回家,半路中央上了一对母子,与别不同的是这个儿子不能走路,是他妈妈背着他上来的,而且这个儿子已经很大了,看上去有二十来岁的样子。他们一上车,坐门口的两个人就起来给让座了。从他们的衣着看得出,他们也是城市流浪者,以乞为生。车里非常多人,儿子坐好后开始张望站在身边的女孩,静静的打量她们,眼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但是看得出对生活的那份热爱。母亲是沉默的,也有着警惕的神情,他们的生活非常不容易,所以身为母亲也只能多照顾着点。车厢里人越来越多,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孩们吱吱喳喳地讲个不停,完全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份或者脏乱的外表显示出敌意。车到了终点站,在母子俩准备起身的时候,司机站起来对他们说:以后你们不要再坐我后面,味道难闻死了,臭得要死。那个母亲唯唯诺诺地答应到。他们真的臭吗?坐到他们侧边的我没有闻到,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孩们也没有做出憎恶的表情。而这个可恶的司机因为看到他们残疾着上来,就认定他们是脏臭不堪的。

人,总是喜欢先入为主,而且不轻易去接受社会的底层,他们总是能找出机会鄙视比自己更低级的人,然后做出鄙夷的神情,即使那些人并未做出可以让人鄙夷的事情。

今天看连岳的BLOG,里面回答了那个关于所谓城市准入证的问题。说得太好了,身在城市,稍为认为自己还可以的城市人面对社会的乱和脏,很容易认为这都是因为这些人带来的。是他们令到治安变差,是他们令会社会变脏变乱。可是根本的实际问题是,就是因为管理无能,或者视而不见,只求自保。但愿连先生的这种思想能够更广泛地被城市人所看到所了解,不要轻易地出说我赞成城市准入制!


最后的内容写给一个朋友,也许他在很远的地方不能看到,也许是我没有机会和他讲,也许是因为我无法告诉他。不管怎么样,和他认识的日子是快乐的,上帝知道这一点,而我恰恰又不想闷在心里。just take care yourself.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